小伙打游戏花光钱抢劫杀人 称独身路人都是目标

2019-06-06 23:57:56 来源:腾讯新闻
记者:陈杰 来源:腾讯新闻

今年7月23日晚10点,杭州西湖大道和定安路交叉口,一年轻女子趴在人行道旁的长椅上,头向下,脖子中刀,下身赤裸。这桩震惊全杭城的案件,一度传言是闹市奸杀案。杭州警方48小时后迅速破案,甄别此案性质为流窜抢劫后杀人。7月25日当晚得知嫌凶落网的消息,有心人在西湖大道案发现场的长凳上点燃蜡烛,为殒命女子致哀。(本报7月27日A6版曾报道)

昨天,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被告人陈千千以抢劫罪提起公诉。

被告席上的陈千千,瘦小,面无表情。他今年才22岁,江苏邳州人,小学毕业后,一直无业。2008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今年6月予以假释。7月23日晚上,他窜至杭州,因为花光了钱,抢劫杀害23岁的过路女子吴某。吴姑娘,湖北人,此前在杭州多家KTV当服务员。

打游戏花光了钱,临时起意抢劫

法庭上,陈千千目光空洞,回答公诉人询问,短促而简单。

他说,抢劫并非预谋,是临时起意。因为在杭州流窜了几天,随身带的800元钱,在网吧打游戏全花光了。

当晚,他在西湖边转了一圈,来到西湖大道和定安路交叉口,在西北角人行道的长椅上歇了歇,就动了作案念头。只要是单身一人走路的,都可能是他的目标。

他并不熟杭州,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处杭州闹市区,而且杭州市公安局就在附近。

”马路上很热闹,我是看到有行人的,但是离我这里还很远。”他当时是这么判断的:长椅这里闹中取静,有茂密的绿化带,且光线昏暗。因为天热,他脱掉上衣,光着膀子。伺机动手。

晚上近10点,天很黑。被害人吴姑娘从眼前走过,他压根看不清她的样子,”只知道穿了吊带衫和裙子,是个女的。”

他当即上前,从身后用缠绕着衬衣的左手,捂住吴姑娘的嘴巴,将她按倒在长凳上,右手扯下她的裤子,拿折叠刀抵住她的颈部。

陈千千说,之所以拽她裤子到她脚脖子处,“是怕她挣扎跑掉,可以绊住她一会儿。”

但是吴姑娘仍然不停反抗,陈于是在她颈部给了一刀。按他自己说,这一刀不太用力,但他感觉吴似乎挣扎得更厉害了,“我很慌张,慌乱中又给了她脖子一刀,她好像就不动了。”

陈千千相当镇定地交代,在吴姑娘中刀,血流如注的过程中,事实上有2个路人恰好经过。“她当时倒在长椅上,我就趴到她身上,假装我们是情侣,这里光线昏暗,都是情侣,人家就不会注意。”他这一紧急动作,果然骗过了路人。

不幸的吴姑娘因左侧颈内静脉破裂急性大失血死亡。

陈千千割断她的皮包带,随后来到转角处一公园,翻出皮包里1000多元现金,然后弃包,逃离现场。

他的右手手指也被折叠刀所伤,滴滴血迹洒了一路。

作案后他扔掉折叠刀,到宾馆开房想玩电脑游戏

作案后,陈千千光着膀子,沾满血迹,没有马上逃离杭州。

他先是把凶器扔在绿化带里。这是把15厘米左右的折叠刀。陈说,这把刀是今年5月在上海买的,一直随身携带,“因为夏天,我要切个西瓜或是什么水果的。”

扔掉折叠刀后,他随意走到路边的店里,买了一件衣服穿上。因为天热,很多人没有特别留意这个脸上有红色痕迹的赤膊男。此后,他竟然一身轻松,想到再去玩一会电脑游戏。

当晚11点,他来到江城路一家宾馆开了个房,然后买了创口贴和水,就准备上楼去开电脑。一个小时后,他无比懊恼地下来退房,因为“宾馆电脑里没有什么有趣的电脑游戏。”

最后他来到城站火车站,随意搭了个私车到了上海。

闹市抢劫杀人社会危害极大,公诉人建议适用死刑

事发当晚,市民迅速报警,辖区湖滨派出所、上城刑侦大队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第一时间赶到勘查现场,同时在湖滨派出所成立了专案组。侦破此案几乎没有一丝喘息。

警方迅速甄别,此案性质并不是如传言中所说的奸杀案,与此同时,专案组通过路面监控,现场走访。

根据现场的血液采样分析,警方很快通过DNA比对,锁定嫌凶是江苏籍陈千千。随后展开抓捕,案发48小时后,也就是7月25日晚,陈在上海金山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这时,距离他的假释考验期满,还有1个多月。8月7日,陈千千经杭州市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

昨天,公诉人指控,被告人陈千千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持刀捅刺、切割等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财物,并致被害人死亡,构成抢劫罪。抢劫最后杀人,这是最严重的犯罪行为之一。

这个本该在大学校园念书或者走上社会开始工作的男青年,因为一时冲动酿成大祸。即使他有如实供述情节,但是公诉人认为,被告有前科,假释期未满,又执意犯罪,人身危险性很大。同时在夏日晚上10点,在川流不息的杭州闹市区作案,给市民心理造成伤害,社会危害极大,建议依法适用死刑。

因为父母的放弃,陈千千家拿不出一分钱赔偿给受害者家属。做最后陈述时,陈千千说,“如果能给我机会,我出来后会报答她父母,如果没有,我愿意捐献出我的器官。”

愿逝者安息。

昨天法院没有当庭判决。

www.qqt6.com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