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自驾游|正文

广马死者亲友称索赔为心理平衡 律师:上限九0万

来源: 中国新闻网  陈海虹
2019-02-19 14:47:17
分享:

昨天凌晨0:03,广州马拉松赛5公里选手丁喜桥由院方宣布死亡。至此,广马赛事死亡人数已经上升至2人。本来是一项全民关注的有意义的赛事,眼下却落下个社会质疑的局面。

昨天凌晨,半岛晨报记者收到丁喜桥好友陈扬杰发来的短信,“丁喜桥已走……”短短五个字尽显悲凉,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昨晚,记者联系上丁喜桥的哥哥丁洪桥,后者直言:“我们要公平,我们要说法,我更想要弟弟……”

悲痛:死者父母几度昏迷

在11月18日的广州马拉松赛中,两名选手突发性休克,其中10公里选手陈杰经抢救无效死亡,5公里选手丁喜桥情况一直不容乐观,后者的病情在前天(11月26日)下午急剧恶化,27日零点经过院方抢救后,最终宣布死亡。

据了解,25岁的丁喜桥是在离终点400米处倒下的,当时现场医生第一时间进行心肺复苏术,随后丁喜桥被送至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抢救,送到时需借助呼吸机呼吸。昨晚,本报记者联系上了丁喜桥的哥哥丁洪桥,后者透露:“丁喜桥昨天下午就已经快不行了,那个时候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让我们过去看看,而且当时预计挺不过晚上,虽然医生努力抢救,但是晚上11点多的时候,医生已经表示无力回天,让我们去准备后事,那个时候,我的父母一下子就瘫了,现在,母亲还需要打点滴维持,两人也曾几度昏迷,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就这么没了。 ”

愤怒:组委会无一人到场

昨晚,丁喜桥的好友陈扬杰透露,昨天下午,广州马拉松赛的组办方以及广州体育局副局长张桦还在与家属沟通后续的医疗保障赔偿等问题。但随后,丁喜桥的主治医生寇秋野表示病人的病情再度恶化,恐怕撑不过两个小时。获得了这个消息后,张桦副局长主动中断了整个会晤,并催促家属尽快前往医院,组委会的相关负责人和工作人员在未和家人打招呼的情况下悄然离去,没有一人随家属前往医院观察病情,这让丁喜桥的家人感到心寒。

“组委会的态度实在让人的心绪难以平复,喜桥病情恶化挺不过当晚的事情,他们也都是在现场听到的。我想,哪怕是一面之交的朋友听到这种情况,也会二话不说地和家属一同前往医院,又何况是组委会的相关负责人和工作人员呢?当时我记得很清楚,张局长说了,让一个姓邓的体育局处长跟进喜桥和其家属的相关事宜。退一万步来说,如果说组委会的工作人员都很忙的话,那个姓邓的处长至少应该留下来吧,但是……”陈扬杰哽咽地说。

索赔:我们更多的想要一个心理平衡

广马赛事第一位死亡选手陈杰的死亡赔偿问题,他的家属至今也未和组委会达成一致,陈杰家属曾表示即便40万赔偿也可以接受,但组委会方面一直持强硬的表态,表示只负责保险20万的赔偿,其他赔偿费用可由社会捐款筹集。那么如今,丁喜桥又发生悲剧,组委会的态度是怎样的?丁喜桥的家属又会要求怎样的赔偿金额呢?昨晚,丁喜桥的哥哥丁洪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我们曾咨询过律师,律师说,类似这样的事件,赔偿上限在90万左右。”

丁洪桥对记者说:“说实在的,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让组委会赔偿多少钱,我们是要讨公道,至少事发这么多天,官方应该给个说法吧,丁喜桥到底是怎么死的,是否存在医疗事故,更让人感到气愤的是,就连广州体育局,广马官方网站上到现在都还没有给出陈杰、丁喜桥的死讯,他们一味地躲避,不愿承认这个事实,从情理上说不过去。从法理上讲,我们希望组委会给予答复,坦率说赔偿金额多少我们也没有具体标准,无论是90万还是60万,我们愿意遵从法律依据,其实我们更多的想要一个心理平衡,至少,两个老人的赡养费必须到位吧。 ”

昨晚丁喜桥的好友陈扬杰非常愤怒地表示:“在广州买套房子动辄还上百万,这些钱真的就那么多吗?反过来思考,给你一百万换儿子一条命你干吗?死者家属需要心理上的平衡。 ”

另外,本报记者昨晚也试图拨通广州体育局局长罗京军的电话,但后者电话一直未能接通,随后记者又拨打赛事组委会一位吴姓部长的电话,后者接电话后称:“你打错了,不是本人。 ”

链接

广马赛事两人猝死事件回顾

11月18日

广州马拉松选手终点晕厥,其中1人生命迹象不明。

11月19日

广州马拉松病危选手凌晨经抢救无效后死亡。

11月21日

死者家属通过本报否认索赔100万,并透露官方拟发30万抚恤金。

11月22日

猝死者家属通过本报称赔偿60万合理,盼尸骨早日入土为安。

11月26日

广马死亡者家属去体育局讨说法,另一选手病危。

11月27日

广州马拉松赛另一位昏迷者因抢救无效去世。

官方回应

死者家属10天吃住花费3万

昨晚,本报记者联系到赛事组委会方面,其中一位负责后勤工作的吴姓处长向记者介绍了陈杰家属10天来的吃住费用:“陈杰一家十余人。目前吃住方面已经花费组委会3万元。 ”

这位吴处长对记者说:“十天来,接待陈杰家人一共花费组委会3万余元。在住的方面,每间房每天398元,一共5间房,光是房费每天就2000元左右,10天下来共计2万,吃的方面,一天花费1000元左右,10天也达到1万元。其实,我们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还是非常理性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即便家属来闹我们也会耐心劝解。之所以我们之前提出不会供应陈杰家属的吃住,主要是因为对方考虑要打官司,如果陈杰家人和组委会打官司,那不知道何时能结束,我们也不可能无限供应下去,虽然是政府的钱,纳税人的钱,但我们也不能随便乱花,所以就临时做出决定停止供应。但从大局出发,我们今天还是给陈杰家人续了房费。 ”记者曾啸

律师观点

赔偿额度与赛事安保、保险相关

昨天,记者采访了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兰凯。关于组委会对于猝死的选手是否应当承担责任这个问题,孟律师表示,相对于拳击、赛车,马拉松还不算是过于激烈的运动项目,而且既然选手参加了体育比赛,那么就存在“自担风险”这一概念,因为任何一项体育比赛都是有风险的。

所以孟律师认为,在广州马拉松这个猝死的事件中,组委会在原则上是不应当承担责任的。如果安保义务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可以追究部分责任,这里的安保义务也需要参照体育总局在马拉松比赛中指定的行业标准。

至于保险这一块,孟律师介绍说,“这要看体育总局有没有规定此类马拉松比赛要强制上险,如果已经上险了,那么一旦发生意外,保险公司应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赔付,如果不是强制上险,那么即使发生意外导致伤亡,组委会原则上也不承认责任。 ”

最新动态

广马首位遇难者遗体仍未火化

广州马拉松赛中,两名选手突发性休克,其中10公里选手陈杰经抢救无效死亡,如今,十天过去了,陈杰的事情处理如何?昨晚,记者电话联系陈杰堂兄陈先生,后者透露:“陈杰一直没有火化,早已经过了头七,到现在陈杰都没有入土为安,家里人看了也着急,陈杰的爸爸喉咙疼得已经说不出话了。之前组委会曾强硬表态不再担负我们吃住的费用,但今天他们还是给我们续了房费。本来昨天体育局那边的人答应今天过来协商陈杰的后续事宜,但丁喜桥那边出了事,所以他们就没有过来。从组委会那边谈话的语气来看,这两天,他们态度也有缓和,或许在赔偿方面会做出一些让步,他们或者会搞一个捐助的形式,总之我们还在这里等着。 ”(曾啸)

www.cnstv.net
关键词:上限,死者,亲友,律师,心理责任编辑:金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