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19AbHRQq'><strong id='19AbHRQq'></strong><small id='19AbHRQq'></small><button id='19AbHRQq'></button><li id='19AbHRQq'><noscript id='19AbHRQq'><big id='19AbHRQq'></big><dt id='19AbHRQq'></dt></noscript></li></tr><ol id='19AbHRQq'><option id='19AbHRQq'><table id='19AbHRQq'><blockquote id='19AbHRQq'><tbody id='19AbHRQq'></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9AbHRQq'></u><kbd id='19AbHRQq'><kbd id='19AbHRQq'></kbd></kbd>

    <code id='19AbHRQq'><strong id='19AbHRQq'></strong></code>

    <fieldset id='19AbHRQq'></fieldset>
          <span id='19AbHRQq'></span>

              <ins id='19AbHRQq'></ins>
              <acronym id='19AbHRQq'><em id='19AbHRQq'></em><td id='19AbHRQq'><div id='19AbHRQq'></div></td></acronym><address id='19AbHRQq'><big id='19AbHRQq'><big id='19AbHRQq'></big><legend id='19AbHRQq'></legend></big></address>

              <i id='19AbHRQq'><div id='19AbHRQq'><ins id='19AbHRQq'></ins></div></i>
              <i id='19AbHRQq'></i>
            1. <dl id='19AbHRQq'></dl>
              1. <blockquote id='19AbHRQq'><q id='19AbHRQq'><noscript id='19AbHRQq'></noscript><dt id='19AbHRQq'></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9AbHRQq'><i id='19AbHRQq'></i>

                从《好日子就要来了》到新世情小说的样式

                互联网新闻网

                2018-12-08 13:08:46

                字体:标准

                中新网北京12月8日电 (记者 高凯)由山东省作家协会、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联合主办的“城里的月亮——东紫《好日子就要来了》新书研讨会”日前在北京举行,《好日子就要来了》是作家东紫的长篇新作,在这部小说中,东紫以做假文凭为核心情节,将日常生活的复杂性、讽刺性做了文学的表达,研讨会认为,这部作品也或呈现出中国传统世情小说的一个新的样式。

                东紫本名戚慧贞,山东莒县浮来山人。2004年开始在《人民文学》等报刊发表作品。创作长篇《好日子就要来了》及中短篇小说若干。出版长篇小说《隐形的父亲》,中篇小说集《天涯近》《白猫》《在楼群中歌唱》《红领巾》等。曾获茅台杯人民文学奖、鄂尔多斯杯中国作家新人奖、山东文学2006—2010年优秀作品奖、山东省泰山文艺奖、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奖、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提名等奖项。

                “城里的月亮——东紫《好日子就要来了》新书研讨会”日前在北京举行 高凯 摄“城里的月亮——东紫《好日子就要来了》新书研讨会”日前在北京举行 高凯 摄

                东紫是一位对现实关系极其敏感的作家,乡村生活经历和药剂师的身份让她拥有极其丰厚的日常经验。《好日子就要来了》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8年11月正式出版。

                文学评论家张莉指出,中国文学里面有一个传统叫世情小说,写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世俗意义上的关系,但是《好日子就要来了》跟传统世情小说不太一样的地方是里面有很多很严肃性的东西,两个阶层之间,一个女性怎样让自己的命运流转到另外一个阶层,她以为自己走到了,但是突然发现很多时候打回到她的原形,这个表达颇为震撼。

                著名诗人、诗学评论家欧阳江河对此表示同意,他认为,《好日子就要来了》整个呈现的状态、语言风格,跟东紫要表达的东西非常协调,“她限制在一个层面,就是生活的浮士相,呈现出一个线描性的东西,不是木刻的,她的笔调不是追求你的灵魂。文章好象背后有一种很深的心理的东西,但这一切表现出来的时候好象行云流水,又是理所当然的,这个逻辑和一个人日常的经验融为一体,东紫作为一个作家在这方面的把握达到了一个平衡。你不能说这个小说很深刻,也不能说这个小说很庸俗或者很浅薄,她在中间把握了所谓的深刻就是生活的经验的现状的以及写作的东西,她把握了平衡,这是这个小说比较迷人的一点。”

                著名批评家张清华表示,十多年来东紫的写作一直都在稳健进步。“《好日子就要来了》和整个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风尚、文学流脉之间有一种默契关系。同时,女性人物从乡村来到城市,渴望进入一个有一定社会地位、文学地位的家庭,她身上有很多有意思的文化意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东紫贡献了女性写作的新鲜经验,在女性人物谱系上,贡献了新的可能性。”张清华表示,希望东紫有更大的文学抱负与写作匠心,将日常生活放在更广阔的社会背景、历史背景中进行书写,或许会有更好的呈现。

                评论家白烨认为:“东紫把握日常生活的功夫很深,《好日子就要来了》不露声色地反映了日常生活的悲剧性以及人性在某种意义上被虚荣所锈损的普遍性,因此这部小说有从多重角度解读的可能性。同时,小说存在人物类型化的问题,仍有可以再提炼、提升的空间和余地。”

                评论家贺绍俊提到,“《好日子就要来了》的故事主线至少涉及三组矛盾,城市和乡村的矛盾、知识分子和文盲的矛盾、正直和堕落的矛盾,三组矛盾互相游离、彼此消解,东紫对于这些矛盾的处理、对其内在的情理和逻辑关系的梳理还有可以生发的空间。”(完)

                责任编辑:互联网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